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从60万增至70万 仅用1天时间


甲某、乙某等其他8人因均系未成年人,且情节轻微,作另案处理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法治社会要求我们广大公民在面对正在实施的犯罪行为,或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、通缉在案的、越狱逃跑的、正在被追捕的人员时,可以将其制服,但一定要及时扭送司法机关,交由司法机关依法裁决,切勿动用“私刑”泄私愤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

当天上午10时许,民警在被告人王某家中将其抓获,在王某的配合下,被告人张某被抓获,并解救了两被害人。

不得动用“私刑”惩罚嫌疑人

法院认为,被告人王某、张某非法拘禁他人,在拘禁过程中殴打、侮辱被害人,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。虽然被害人存在盗窃的过错,但两被告人实施的侮辱等行为,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;在控制住实施盗窃行为的两被害人后没有移交司法机关处理,私自拘禁、侮辱,构成非法拘禁罪。且两被告人系刚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一个多月,便再次实施犯罪。综合以上因素最后判决:被告人王某犯非法拘禁罪,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;被告人张某犯非法拘禁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。

2019年9月23日凌晨,被害人李某某、刘某某等在重庆市南岸区响水路附近实施盗窃时,被甲某抓住,并移交给被告人王某、张某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